六月飞霜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风调雨顺 > 正文内容

让我的心有一个停泊的港湾_优美散文

来源:六月飞霜网   时间: 2018-01-02

相识莲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她正放暑假,来到了她姑妈家--我的邻居李大婶。她长得很好看,很漂亮。这印证了有人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城里人比乡下人长得好”。当时的我非常想跟她在一起玩。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这一点,也许是乡村人的好客吧!也许是....。真的不明白,但是我敢肯定当时的我却没有一点男女之恋,只是感到跟她在一起很高兴,很开心,也很骄傲。但是她对我却是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她刚来的那天,下起了毛毛雨。她左手打着小花伞,我们乡里人从没有过的小花伞;右手拎着一个包,一个长长的,窄窄的,两头方方的包(后来才知道那是挎包);背上背着扁扁的,却又装得满满的,很漂亮的花背包(书包);穿着白色的,却有污泥的,又湿湿的裙子;脚上穿着粉红色的,比裙子上还多污泥的鞋。她站在院子里大喊:“姑妈”。听见陌生声音的我好奇地打开了门,看见她就这样站着。

“请问李--家在哪一间?”她听见开门声转过身来对我说。我好奇地看了看她,指了指我隔壁的门。她连忙跑过来说了声谢谢,就收起了雨伞,说也奇怪,比她大一倍的伞,经她这么一收,竟然只有手掌那么大小。她跺了跺脚,敲响了她姑妈家的门。

“姑妈”

“她家里没人!”我向她说了一句。

她转过头来,一种吃惊的目光投了过来。这时我才看清她的脸:眉毛弯弯的,比我见过的都细,就像用笔一撇一捺那样画出来的;眼睛大大的,不过眼球好像小小的(后来才知道是她妈画的);也挺水灵灵的;鼻子不大不小,位置挺好;嘴小小的,嘴唇却红红的,而且红得特别艳,沾了雨水就像正在冒血似的;脸椭圆圆的,挂着水珠;发髻高高的,湿淋淋的。

“她们都不在家?”她好像要我改变刚才的说话似的问我。

“对!都出去了,听说去接人,大叔赶集去了,梅子也跟大婶去了”(梅子是她表妹,因为她表妹出生那年,她家的梅子特别多,所以就叫梅子)。

“什么?她们都来接我?我怎么没看见?”

“不知道是不是接你,反正大婶出去时对我说,如果有人来就叫她不要乱走,或者到我家里等她们。”

“那好吧!我就在你家里等她们。”她说着就像进自己的家门一样,跨了进来,倒弄得我很尴尬。只得连忙搬来凳子揩了又揩,放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还没等我说,她就坐下打开那长长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子,满满的,对我说:“你们的卫生间在哪里?”

“卫生间?”我不解地问。

“就是厕所。”

“哦,在那边!”我指了指那边半虚掩半倒闭的门。

她关好包拎着袋子走了进去。我好奇地打量着那两个包和那把伞,看着看着我好想去摸摸那把伞。可是我爸妈说过:未经别人允许不准碰别人的东西。

“小军!家里来人了吗?”院子里响起了大婶的声音。我赶紧跑出去“来了,来了,是找你们的!”大婶说:“在哪里?”

“我在这里,姑妈!”我回过头一看,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起来。原来她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头发用毛巾包裹着,最可笑的是脸上几道红红的黑黑的印子,就像唱戏的一样。她姑妈见了说:“快过来洗把脸。梅子帮你姐拿东西。”梅子很害羞,躲在大婶背后始终不肯出来,看来只有我帮忙了。

“我来帮你们拿吧!”我说着就把两个包拎在一起,另一只手终于握住了我想摸摸的伞,只觉得它轻轻的,小小的,比我家的伞小好几倍,而撑开又一样大,我真弄不明白为什么。

送了过去,我自觉地告辞过来了,心里一直在想那把伞。突然,我拿起我家的伞看了又看,撑了又撑,还是那样大,那么长。

“小军,你要去哪里?”妈背着一背猪草回来,看见我拿着雨伞问道。

“不,不去哪儿!我看看而已!”我回过神来说。

“帮我放下来,听说莲子今天要来,不知来了没有?”

“你是说李大婶家的客人吗?”

“是啊,来了?”

“嗯”

“来了就好,我又担心今年又来不成了。”

“莲子也是咱们家的客人吗?”

“是啊!说起莲子你们就像亲兄妹一样,很难忘记啊!小时候你们经常在一起玩。都快十年了,都没来过。这人啊!走远了就不怎么联系了。你李大叔,李大婶自搬到城里以后就只来过三次,每次来都说生意忙走不开。哎,人哪----”

“李大叔是莲子的爸吗?”

“是啊,莲子比你小二个月,当时都在这间屋里生下你们的。你大叔大婶知青下乡就同我们在一起,一共生活了十几年,如今搬走了也把我们忘了。记得那年他们回来时,你大婶硬要一个人睡床,咱们的被单她铺了一层又一层,还说是怕得皮肤病。你大叔倒没啥,挤着你爸就睡。咱们俩只有打地铺。哎,说这些是叫你以后有出息时别忘了自己的根!”我哽咽着点了点头,妈边说边铡碎猪草。

“对了,今天中午吃什么?”妈问到。

“地里还有几个茄子,我去把它摘回来!”

“不!把它留着,改天叫莲子一起过来吃。记得小时候她最爱吃我做鱼香茄子。不知道她现在还喜不喜欢!你去看看坛子有什么菜,今天就随便吃点儿,”虽然说又是吃酸菜,可是我心里却是甜的,感觉非常舒服。

毛毛雨下了一个下午,我也在家做了一下午的作业,因为我想要是明天不下雨,也许就能见到莲子,甚至同她一起玩。那样我的功课也不耽误,因为爸妈对我非常严厉。

晚饭时,梅子端来一大碗肉,说是大叔上集买的,让我们也尝尝。晚上正要睡觉,好像隔壁飘来了歌声,音乐声,很好听。但是不知道是谁唱得。过了一会儿好像好多好多的人。

“妈妈,你听是什么呀?”妈妈停下手中的活听了听,“不知道,好像是广播!”

“广播可从来不放音乐呀!”

“是啊,”妈妈也惊奇了,“管它呢,明天问问莲子就知道了,一定是她带来的东西,她一定知道!好好睡吧”我怀着好奇侧耳倾听,那美妙的音乐伴随着睡意让我舒舒服服睡了过通天亮。

刚吃过早饭,梅子就过来了,只见她拿着一本书,作业本和一个漂亮的文具盒,一进门就说:“小军哥哥,你帮我讲这道题好吗?”我答应了。

“唉,我说梅子你们家莲子怎么没同你一起过来?”我妈问。

“我才不跟她一起玩,我不喜欢她。”

“为什么?”

“因为,因为她妈不喜欢我们,所以我不喜欢她!”

“傻孩子!你姨妈怎么啦,这关莲子什么事!我看莲子很喜欢你不是吗?要不然她也不会送你这个漂亮的文具盒了。”

“那我去叫她过来一起玩。”梅子思索了一会儿,说完便跑了过去。这时的我才仔细地看了看文具盒,好一会儿才知道是怎么样打开的,只见里面分两层,上层还有几个小口袋,不知是做什么用的。听见脚步声我连忙关好了它,这时她们俩都过来了。妈高兴极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搬来凳子揩了又揩对莲子说:“莲子快坐,好多年不见了都长这么高了!快坐!”

莲子站着对妈鞠了个躬说:“姨妈!你好!”

“你,你,你叫我什么?”妈异常吃惊!

“姨--妈!”莲子故意拉长声音说:“我姨妈说过叫我叫你姨妈,叫小军叫哥哥,叫大叔叫姨爹!她还说在我出生前后都是你们一家人照顾,没有你们就没有我,还说我与哥哥都得了重病时,你们却先顾我而不顾哥哥......”

“不说了,不说了”妈妈笑了,可是眼睛好像红红的,轻轻地拍着莲子的肩膀说:“你们去玩吧!”我看得出妈转过身那一瞬间,眼泪峰涌而出,坚强的妈妈不知为什么哭了。

梅子脑损伤癫痫发作原因非常高兴地对我们说:“我们去哪里玩呢?虽然没有下雨,可是路上一定很湿很难走,莲子姐姐一定走不动。”

“这样吧,咱们上午听音乐做作业,下午再决定好吗?”莲子说。

“好啊。”我还没开口梅子就连忙接过话说。

“那你们等你一下。”莲子说完就跑了过去。

不一会儿她就把那个扁扁的满满的包拿了过来。梅子连忙说:“军哥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吧!告诉你这是姐姐的书包!她还有一个会说话的叫收音机。”梅子真好!把我想问的都说了。

只见莲子把那个方方的扁扁的东西拿出来,把那根短短的铁杆像玩魔术一样拉得长长的摆弄几下只听见沙沙的声音,不一会儿说有人在说话了。“这就是收音机呀?”我好奇地问。“嗯,通过它还可以学知识和了解许多的新闻呢。”莲子说。“还能学知识?”我问。

“不错!每周一到周四都有语文讲座,可比我们老师讲得仔细,不过现在还早!”莲子说着抬起手看了看。我再次被那神奇的东西吸引了!

“哟!这就是收音机呀?”妈妈忙里偷闲走了过来,边揩手上的水边问。

“是呀!姨妈!”莲子连忙回答。

“真好听!”妈妈一边微笑地看着这个小不点儿一边说:“小军,你同妹妹在家好好做作业,我出去一下。”妈说完扛起锄头向村外走去。

我们一边听着收音机一边做作业,只有梅子不时地问这问那。中午,妈妈比以前回来早多了,手里拎着几个茄子,一进门就笑着说:“莲子,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吃什么吗?”莲子望着屋顶思索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是鱼香茄子。前几年姑妈来我家里时跟我说过,还说那时候哥哥跟我争,你还狠狠地打了他一顿,是吗?”

“对,对,对!都这么久了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妈妈笑着说。“喜欢!”莲子回答。

“是啊,前几年生活比现在差很远,几乎每顿都不能吃饱,有一碗‘鱼香茄子’真的不错。”妈妈一边说一边做。

“姑妈也常常对我说,叫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们,不要像我妈一样!”莲子说。

“傻孩子,你妈怎么了,不是挺好的吗,说什么不要像你妈一样,你姑妈真是的,怎么能这么说!”妈妈好像自己跟自己聊一样。

“三姐,你这么早就回来了!”院子里响起了大婶的声音。

“是呀,对了,今天中午莲子和梅子就不过来吃了,都在这边吃!”

“唉,对了,听虎子爹说三哥可能明天要回来!不知他来口信没有?”

“没有,还没听说,管他咧,回不回来一个样,外面可比家里好多了.....”

妈跟大婶闲聊着,我们仨人也都认真地做作业,只有那收音机不时冒出笑声来。

很快妈就做了饭菜,我们收拾书本,开饭了。今天的油特别多,整个碗里都盛满了油,看着都有直流口水。梅子最先伸筷子,大夹大夹地往自己碗里夹。“梅子,省着点儿,还有客人!”我有点生气,怪她不懂事。

“没事,没事,锅里还有!”妈一边说一边往莲子碗里夹,“快尝尝还是以前那个味吗?”边说边夹,碗里只有一小撮菜了。

“好吃!比以前的更好吃!”看着莲子高兴的样子,我也开心了,筷子伸向了另外一碗菜。

梅子最先吃完,放下筷子就往外跑,边跑边说:“我去看看路好走不?”还没等妈收拾好碗筷,梅子就跑回来高兴地说:“干了,路干了,可好走了,军哥哥,你带我们上山捉鸟去吧!我好想要一只小鸟!”我想了想,也没别的好主意,于是就答应了。带上自制的捕鸟架子同莲子梅子上山去了。

路上莲子走得特别慢,还到处看,不时停下来看看草,看看花,我不知这些草与花有什么好看的就说:“莲子妹妹,这有什么好看的,到处都是!”

“你不知道,我们城里可没有这草,要看花草只有到公园去,而且那些花草都很单一,只有几种,没这里的多,就是有也没有这里的绿。”

“为什么?”

“因为城里面每时每刻都有汽车来往,灰尘特别多,路边上有些杂草都被泥尘淹死了,而且噪声很大,就连晚上也吵得要命,什么喇叭声,嘈杂声,汽车声等等,很难听。”

“有大汽车吗?”梅子连忙问。“当然有!”莲子说。“那我以后一定要坐大汽车!”梅子说。“还有火车呢!”莲子又说。“火车?什么叫火车?”我和梅子问。

“火车就是一种很长很长的车,靠车头的拉动行驶。而车头的拉动靠烧煤炭产生动力,所以叫火车。它由许多许多节车厢连在一起,所以很长很长。”“那我还要坐火车!”梅子连忙插话。

我打心眼里佩服莲子的见识和博学,真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住在城里,去感受一下那种气氛。但是只有一条路--好好读书。于是我暗自发誓,将来念上大学,分上工作一定住在莲子的隔壁,与她一同感受那种都市气息。

不一会儿来到山上,我做好自己的捕具,我们躲在草丛里专心地看着四周,莲子特别兴奋,特别紧张,脸憋得红红的,好像要准备打仗一样,也好像要发生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一样。梅子脑袋四外晃,一点儿也不安份。只有我聚精会神地注视捕具四周,迫切地希望赶快来一只鸟。果然不一会儿,一只小山雀站在树梢了,莲子赶紧低下头,却又想抬起头,只有梅子“嘘”的一声招呼我们不动了。山雀贪吃,刚下来就被套住了。梅子和莲子几乎同时跳了起来高兴地欢呼!梅子最鬼,几步跑过去解开套绳,双手握着山雀不放,嘴里不停地喊:“军哥哥,我就要这只,我就要这只。”

莲子也跑过去看着鸟对梅子说:“妹妹,让我看看!”梅子连忙说:“不,这是我的!”

“梅子!我还没有说给你呢!况且人家看一看而已,你不要太小心眼了!”我就看不惯梅子不懂事,自私!梅子极不情愿地,又无可奈何地塞给莲子叮嘱说:“别放飞了,握紧点!但不能握得太紧了!”

“你放心,不会的!”莲子惊喜地接过小鸟有点儿爱不释手说:“真好看!咱们城里可没有这种鸟,都是一些自己养的,没这只机灵!”莲子说。

“那就送给你吧!”我见她这么高兴就说。“不,是我的!”梅子赶紧说。“你怎么这么自私,人家是客,再说我又没答应送给你。”我生气地说。

“哇--我告你,你欺负我!”梅子委屈地大哭。我最讨厌哭就说:“好了,好了,我再捉一只给你不就行了。”梅子抽泣地说:“要是,要是捉不到怎么办?”

“这样吧,妹妹,你把这只捉好了,要是捉到下一只,你再给我!捉不到就归你!”莲子说。梅子这才止住哭声。于是捉鸟行动又开始了。

这次我的心情比刚才更急躁,莲子呢,却比刚才平静了许多。梅子呢,只顾照看她的小鸟去了。功夫也有负有心人的时候,好久好久都没有鸟下来,树上倒是不少,就是下来了也不上套。莲子说:“算了吧,咱们不捉了,我们到山顶去,好吗?"

莲子说什么我都乐意.于是收起捕具,仨人上山去了.在山顶真好玩,雨过天晴,万里碧空无云.莲子指着远方说:"你看那里就有我的家.‘只见远远的那边蓝蓝的天空下一片灰朦朦地,什么也看不见.不过我想得出,那灰朦朦下面一定有座美丽的城市,高高的楼房,还有莲子的家.在山顶上,我们唱起了歌,莲子跳起了舞,真好看,只可惜我不会,老师也没教!梅子显得很兴奋,叫莲子跳了一个又一个,她还跟着学,不失时机地说:"莲子姐姐,你教我好吗?”仨人就这样无拘无束,活蹦乱跳,玩得很开心.

时间过得特别快,红红的,黄黄的天边还有一点灰白灰白的.我们该回家了,所得的鸟梅子当仁不让,还缠着我跟她做一个鸟笼。

晚上我叮嘱梅子一定要灌一点东西给小鸟,不然它会饿死的。当我要睡的时候,咸阳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梅子和莲子都过来了,手里捧着只鸟,莲子端着一个碗,梅子说:“军哥哥,我们喂不来,你帮我喂,好吗?”没办法,于是我教起她们怎么样喂,特别是灌。“这不会自己吃吗?”莲子问。“不会的,这种鸟你不灌它就是饿死它也不会吃的。”我说。“为什么?”莲子又问。“不知道。”我说。

“会一直灌吗?”

“不会的,时间久了它自己就会吃了。”

“哟,莲子过来了呀!吃了饭吗?”妈从厨房边走了过来说。

“吃了,姨妈!对了,姨妈!这鸟怎么自己不吃东西呢?”

“这种鸟呀性子很倔,你把它抓住了,它很怀念以前的生活,所以会绝食,甚至会撞死,很刚烈。今天晚上你们还要给它做一个软合的家。”

“那就用海绵给它做。”莲子说。

“海绵?我们可没有!”我说。

“那就用口袋。”莲子又是说。

梅子听了赶紧去拿了一个农肥口袋,妈见了说:“不行,鸟会被薰死!用这个。”只见妈从床底下搬出来一个大纸箱,从里面拿了一个小小的很精致的塑料袋子说:“找一小块木板放在袋子里,再把小鸟放进去,这样小鸟才有立足之地;然后要上面盖一个纸板,纸板上留三个洞。两边各一个用来穿袋子的,中间一个小的用来透气的;再把它挂起来。”妈妈说完也就做完了。我们高兴极了。我这时才发觉妈妈多么的慈祥,可她从来不教我做这些小玩意儿。

莲子和梅子提着鸟过去了,夜也深了。妈妈还在打扫地,我突然想起爸爸好像明天要回来就问:“妈,爸明天要回来吗?”妈说:“要回来。”“那他知道莲子来了吗?”我问。

“知道!他是专程回来看莲子的。”

“那工地的活能放下吗?”

“管他呢,就是放不下,我想他也一定要回来!这么久没见面了,怪想念莲子的,他能不回来吗?再说莲子也是他一手带大的,胜过对你啊!记得莲子刚会走路,你们俩在池塘边玩,玩着玩着就打架,结果都掉进水里去了。你爸见了跳进池里第一个救的就是莲子,当时水又很深,把你捞上来时都只有一点点气了,想起来还真害怕!”

听着妈妈的话,我更高兴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军哥哥,醒一醒!”我睡得正香就听见梅子在叫我。“什么事呀?”我在睡梦中说。“你看小鸟没死!我和姐姐都给它喂食了。”

我睁开眼只见梅子提着鸟袋和莲子笑嘻嘻地看着我,“真烦人,这么早就吵醒我!”

“这还不叫烦呢,昨天晚上那才叫烦!”莲子说:“梅子呀!一会儿把鸟挂在门上又怕掉下来;一会儿挂在椅子上又怕被猫吃;一会儿挂在墙上又怕被老鼠吃。最后呀,她挂在她的床上,还每隔几分钟就要看一下,那才叫烦呢!”

这时的我已经穿好衣服洗了脸。妈正在做饭,“小军啊!早点做作业,今天下午有事。对了莲子梅子都一块儿做啊!今天下午都有好事去做。”妈妈说。

“大婶!什么事呀?”梅子迫不及待地问。“你大叔今天下午回来带你们去捉鱼!”妈说。“哇,好也!我最喜欢捉鱼了!快!快把今天的作业都做完!”梅子说。莲子带着好奇的心态同我们一起做作业。吃过早饭同样还是做作业,目的只有一个--等我爸回来。

快接近中午时,梅子等不耐烦了,几次放下笔到院子门口张望,看看我爸回来没有。工夫不负有心人,只见梅子向村外飞了出去,边跑边喊:“大叔回来了!大叔回来了!”

我们也放下笔同莲子一起跑出去。只见爸一只手拎着一个包,梅子手里捧着口袋,边走边吃,走到跟前,莲子首先说:“姨爹!你好!”爸高兴极了,拉过莲子一手抱在怀里,眼睛红红的,口里不停地说:“好,好,好。”

过了一会儿爸才想起跟我们发东西,“来莲子,这是酸枣,你小时候最爱吃;还有香蕉,苹果,梨,都是刚买的。“边说边给了一个香蕉和苹果给我,而莲子却有好多好多。梅子不服气说:“大叔,我也要!”爸高兴地说:“好,走回家吃。”我们一前一后地回家了。

刚到家放下东西,妈也回来了!“这么早就到家了?”妈问爸。

“今天早晨起了一个大早,交待了一下就走了,早饭也没吃,明天还得赶回去!”爸高兴地说。“多呆一天都有不行?”妈问。“不行,走不了,就这么一天都是死缠烂磨才能请得了假,忙得很。”爸摸着莲子的头说。“就这一趟才呆一天多划不着。”妈笑着说。“你看你又来了,什么样划不划得着,不就多用几个钱吗?可我见着了莲子!一个字‘值’,哈哈--”爸笑开了。“瞧你那样,乐得--”妈也笑了说。

爸妈闲聊着,我们也没空着,努力地吃。只有莲子不像我们吃得那样大口,只见她拿着香蕉轻轻地剥下皮,一片,两片,三片,整整八片。剥了八片才将香蕉小心地伸进嘴里,不多只有很少一部份;两唇轻轻一合,香蕉断了,只被截了一小截。而梅子的香蕉最多也只有三片,三口一个。看着莲子吃的样子我努力地学,可是就是学不会,不知是为什么。

“对了莲子,是你自己找来的吗?”爸问。“是啊!姨爹!我下了车就问一位大婶,谁知她也是到刘家湾,于是我就同她一起来的。”莲子回答说。“那你准备玩多久?”爸说。“我爸叫我自己决定,不要误了上学就行,可我妈叫我最多玩三天!”莲子边吃边说。“又是你妈,多玩几天我看她还敢来拉你不成?”爸好像生气了。

“你真是的,干什么吗?莲子的事人家自己会决定,一家子还有一家子的事呢。莲子,别听你姨爹的,尽管玩,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姨妈不拦你,但是你可要记得常来看看啊!”妈听见话语不对,就连忙说。“唉,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等我下次放假我还来!”莲子回答妈说。

“咦,莲子!你的眉毛咋这么细?”爸仔细端详莲子起来问。“这是我妈帮我剃的,说是这样要好看些。”莲子脆生生地说。“好看过屁!你妈简直不像话,小小年纪就教这些!简直不像话--”爸气愤地说。莲子不解地望着爸,眼睛一眨一眨地,好像真不明白爸为什么会生气。其实我也不明白,只觉得莲子这样的确好看些。

“其实我打算再玩两天就回去,要不然我妈又要骂我了!”莲子显得胆怯地说。“好,好,好,过两天姨妈送你,啊!”妈好像也看出莲子有点怕怕的,连忙笑着说。爸坐在一边使劲抽烟。

“三嫂!三哥回来了吧?”院子里响起大婶的声音。“回来了,回来了,进来坐坐吧,妹子。”妈高兴地说。“哟!三哥这么早就回来了?”大婶跨进门就说。“是啊!今早起了个大早!梅子她爹呢?还没回来?”爸又挂着笑说。“回来了,在后面。”大婶说。

“对了,今天中午你们都过来吃吧!你三哥买了点肉还不错。”妈笑着对大婶说。“唉!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哈哈--”大婶笑得很甜。不一会儿梅子她爹回来了,他与爸聊着天,妈与大婶忙着做饭,我们三个则开始做作业。

一天的作业都做完了,不过我觉得我的字比以前潦草了,看了看莲子的还是那样工整。

过了不久就开饭了。梅子最先坐好到处看,看见她那个馋样大婶直骂。爸妈则说没关系。午饭很丰盛,有鸡有肉还有酒。

梅子最先吃完,爸和大叔还在喝酒她就嚷着要爸去捉鱼了。我见不惯说:“梅子,你也得等我爸把饭吃了才能去呀!”平时梅子也最怕我,不敢吱声了!(我也有最怕她的时候--哭)。爸和大叔吃了饭都打算去捉鱼。

捉鱼行动开始了,梅子高兴地走在最前面,然后是莲子,我,大叔,爸。一行五人来到我家池塘边。大叔看了看说:“今年的鱼比去年多得多!”爸点了点头说:“也不枉多花几百元钱。”然后把桶给我,拿着鱼罩和大叔下去了。

莲子最好奇,惊奇地说:“这么深的水也能捉得到鱼?”梅子连忙接过话自豪地说:“比这深得多的也能捉住!”果然,大叔最先捉住一条半斤左右的鲤鱼,莲子惊呼起来:“捉到了防城港哪家医院能根治癫痫病,捉到了!”梅子赶紧说:“快给我,爸快给我!”大叔对爸说:“这鱼小了点。”然后就放了。梅子急了差点哭了,莲子则兴奋极了说:“没想到这么深的水也能捉到鱼!”

我们三人在岸上东跑西跑,来回轮流着把鱼放进桶里。不多时就捉了好几斤鱼,只有莲子不小心,没捉稳放过一条。大叔忙了一阵说:“算了吧,够吃了,三哥!不捉了!”爸也同意了,上岸洗脚收拾回家了。

爸走在最后面提着桶,梅子则围着桶转。回到家爸把鱼放进盆里,可多了,好几条大鱼。我们三人开始玩鱼,喂饭呀,做饵呀,用手摸呀,反正想到的都做了。爸和大叔抽着烟,喝着茶一边闲聊。妈和大婶却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个下午过得真快,鸭子“嘎嘎”地叫着回来了,鸡听见了也都从四面八方跑回来,以为又要喂食了。只有鹅还在路上唱歌,慢拽拽地。爸说:“小军,去喂鸭子。”于是我又像平时一样喂起鸭子来。只见爸拿着鱼罩走进吃食的鸡鸭,一罩下去罩着三只鸭两只鸡。其余的都一哄而散远远地看着,呆着。爸拎起一只鸭放开了其它的,其余的见了又一哄而入围了过来,又抢食了。大叔同爸杀起了鸭。妈和大婶都一同回来了,背了满满一背草,手里还拎了几种菜和佐料,都不用说,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各自忙各自的。笑声,话语不时夹杂在这个黄昏中。

拔毛最难特别是鸭毛,爸开始叫我过去帮忙。于是莲子不请自来,梅子也只好来了,五个人围着一只鸭拔毛。“在城里可简单了,把鸭往沥青锅里一滚,捞起来放入水中,几下就干净了。”莲子说。“那样不干净,做出来也不好吃。”大叔则说。闲聊着也没多久就算完成了!爸用火烤了烤就交给了妈,然后开始剥鱼。我们三人可不敢乱碰,因为刀子很锋利,而且说要是鱼血或者说鱼甲沾在身上会长一种很丑的肉疙瘩,只能围着他们看。大叔和爸把鱼剥完了,我们也没事可做了,梅子玩起了鸟,莲子则拿出收音机放音乐。爸见了高兴得不得了,连连对大叔说:“这东西好,用处可大了,工地上要是没有它,什么消息都得不到,我什么时候都想买一个,可是就舍不得这个钱,还是莲子行。”“那就送给你吧,姨爹!”莲子见爸高兴的样子说。“真好!”爸眉飞色舞,转而摇头说:“不行,我不要,你读书同样也重要,有了它能学好多东西。再说要是你妈知道了,非把你打死不可!不行!不行!”爸塞给莲子摇着头说。“你就收下吧!我读书不用也可以,而且学校也不准带这个,再说这是我自己攒钱买的,我妈不会把我怎么样!你就收下吧!姨爹!你们对我这么好,我还没有报答你们呢,而且这也是我第一次送东西给你呀!”莲子真懂事,我心里想要是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莲子真懂事。”爸强笑着说:“姨爹就收下了,可你不要说什么报不报答的,只要你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就足够了。”爸好像要哭了,这是我最难理解的,为什么莲子对爸妈好一点他们都会哭呢?听着收音机,闲聊着。梅子坐在大叔腿上,我坐在收音机旁边,莲子同爸坐在一起。不一会儿就听见妈喊开饭了。晚饭更丰富,笑谈声,话语声交织在一起冲出了这个夜暮降临的农家小屋。

席间,爸说:“莲子,姨爹明早又要回工地去了,走得匆忙也没买什么东西给你,这么十多年了才见这么一次面。姨爹只能给你这点钱,你自己买点东西,你不要推辞哟!”莲子不准备收,大婶发话了“拿着吧,知道你在家要钱也不容易,你爸也听你妈的,拿着自己省着点花!跟你爸说说就行了,别跟你妈说!啊!”莲子听了,站起来双手接过那崭新的五十元向爸鞠躬说:“谢谢姨爹!”

“别这样,别这样,一家人不要讲理。”欢乐气氛再次传出小屋。爸和大叔聊得很夜深莲子早早地同梅子过去了,我也打算睡了,只有他们四个继续聊,继续吃。

又是梅子来叫醒我,她说好像鸟儿要吃她放的食物了,其依据是她放的水明显少多了,问我还用不用灌。我说:“水少了不能证明它会自己吃,要看它能不能吃虫子。”梅子听了缠着莲子同她去找虫子。我起了床,妈正在做猪潲,见了我说:“小军饭在锅里,昨晚的。”我答应了问:“妈,爸呢?”妈说:“他呀,一早就走了,走时给了你二十元放在你文具盒里。”

我刚吃完早饭,院子里就响起了梅子的声音“军哥哥,小鸟会自己吃东西了,它会自己吃了!”莲子也很兴奋,气喘喘地都跑在了我面前。梅子为了证明,手里还拿着一条青虫喂小鸟。果然那小鸟就扑过来吃了。妈见我们很高兴,就说:“这种小鸟只要自己会吃了,不出两天你就可以放了它,它也不会跑了。”梅子瞪着眼睛说:“真的?”因为她心目中的小鸟就是永远不离开她。“那我把它放了试一试。”我连忙说:“不行,得先给它套根绳,免得跑了。”

莲子也同意我的话,转身就去找线。我们把线套在鸟的脚上放开了它,它却不飞了,站在地上东瞅瞅,西瞅瞅,人走近了它也只跳一跳。梅子可喜欢了,连忙说:“好了,好了,它不会飞跑了。”莲子却若有所思地说:“该不是不会飞了吧。”梅子一听也急了,捉起鸟解开线向天空抛了上去,“呼”,小鸟一下子就飞跑了!

梅子大哭,缠着莲子赔,莲子不会生气,不知所措。我骂了起来“梅子,不准哭!鸟是你自己放的,关别人什么事。自己放跑了还要怪别人,真不要脸。”梅子听了更哭得历害,叽哩呱啦又哭又骂,莲子不忍心说:“军哥哥,咱们再跟她捉一只吧!”我很听莲子的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可是我们不带梅子,因为她还在院子里哭,莲子哄她,她也不理,只有我们俩上山捉鸟了!

她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她不时地问我说:“军哥哥,你在班上学习好吗?”我有点儿骄傲地说:“还可以,不算第一,也算第二吧!”

“真羡慕你,可惜我没有时间像你们这样温习功课!”她若有所思地说。“为什么?”我不解地问。“因为在城里,除了噪声还有许多应酬。”我又不解地问:“应酬?”她说:“对呀,就是今天走这里,明天走那里,都是些同学粗里,不去也不行,去了就不能好好做作业,都是几个人凑在一起做,做好了就好玩。”我说:“不这样不行吗?”她说:“除非你不要朋友,但是没有朋友很孤独的。”听着莲子的话,我感到她比我懂好多好多。“那你学习好吗?”我问她。“没你好,每年都拿第一名,可不要骄傲哟!因为要是在我们班上也只能算前几名,不算第一第二。”我这才感到世界的广大,知识的渊博,像我这样的成绩只能在她们班上算前几名,那要是在整个镇,县,市那不是要排上好几千,好几万名。我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你不怕考不上吗?”

“我没关系,我户口在城里,考不考上都一个样,考上了最多高兴一阵子。你可不一样,姨爹,姨妈多辛苦,你考不上不光没有出路,也辜负了他们对你的期望。你要对得起他们,你也只有这一条出路。”莲子深情地对我说。我使劲地点了点头,就像一个小弟弟跟姐姐点头那样。“考上了,说不定咱们还可能分在一个班级里呢。”莲子继续说。“真的!”我高兴地问。“也许吧!”她似期望地说。

我感到无比的高兴,暗下决心“好好努力,坚决考上”。不知不觉已到了山腰,到处是鸟叫,真悦耳,真动听。我套好架子与莲子远远地守着,可是就是没鸟下来。过了一会儿,莲子叫我,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梅子蹒跚地来了,极不情愿地又不得不向我们走来,也许是哭够了来看我们捉没捉住鸟。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套住鸟,而梅子却始终远远地看着我们。我们收起架子回家了,梅子却跑在我们前面。莲子说:“没套住鸟怎么还给她呀?”我说:“没关系,她不敢向你要,更不敢向我要。”莲子又问:“要是姑妈她们知道了怎么办?”我说:“那是她自己放跑的,又不是我们!”

回到家,妈已做好午饭,莲子跟我们一起吃,吃饭间妈说:“下午叫上李大叔到咱们田里再捉几条鱼,明天莲子要回家了。”我吃惊地望了望妈,又看了看莲子,莲子脸红红的,好像回家成了她的一种错一样。

吃了饭,我同她一起去找李大叔,路上我问:“明天你真的要走?”她说:“是啊!”我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再来?”她若有所思地说:“不知道!广元最权威的中医羊癫疯医院”相默许久,她说:“我把伞和表送给你,伞跟你遮风避雨,手表跟你按时上课,努力学习。“

“那我把我做的小木车送给你,让你永远记得有一个哥哥。”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叔地里,大叔见了笑呵呵地说:“你们怎么到地里来玩?快回去!”我把妈说的给大叔说了,大叔点了点头就放下活跟我们回去了。走到院子里,梅子超乎热情地跟着她爸,却不跟我们说话,好像要讨好她爸也不跟我们在一起一样。

捉了鱼回来还很早,大叔又去干活了。我与莲子做了一会儿作业便去空地玩。而梅子还不好意思远远地看着我们,因为我们也没叫她。空地里有许多老鼠洞,我们找来柴火开始薰老鼠,老鼠没薰出来倒把我们薰成大花脸,眼泪汪汪地。正玩得高兴只听见梅子老远就喊:“军哥哥,莲子姐姐,你们看小鸟回来了。”远远地梅子举着小鸟飞了过来。最高兴的还是莲子,兴奋极了,双手捧起小鸟说:“没想到才喂两天它就认家了。”梅子冒出一句让我大吃一惊的话来“莲子姐姐,这小鸟就送给你吧!以后你要让它像鸽子一样跟我送信来哟!”莲子也大吃一惊,惊得张着嘴直点头!我看不出梅子怎么突然长大了。三个人开始高兴地玩起来,比以前更融洽更和睦了。

玩了大半下午,一只老鼠也没薰出来,于是我们早早地回家了。妈和大婶已经把鱼和鸡准备好了,只等大叔回来就开炒。这时莲子把我拉到房间里,从书包里拿出雨伞说:“要用的时候解开扣绳,用手一推,再推就撑开了。关的时候要等伞干了才能收起来,而且雨布要理顺,不要起皱,要扣好扣绳,很方便!”我试着用了一下,也真简单。“手表是上电池的,一般一节电池能用一年,大约还能用八九个月。如果到时电池没电了,就到修理店去换,一般两元一节,也很划算。现在设置为六点的闹铃,如果你要调整就按上面这个按钮;如果你需要调整时间和日期,就按下面这个按钮。只要不乱调,一般很准时的!你试一下给我看!”莲子像老师一样地教我。我也认真地演示给她看,直到我全部弄懂她才放心了。

这时我打开小木箱,把我最心爱的小木车拿出来说:“这是我最喜欢,也是我亲手做的,而且是保存最久的,虽然不会动,但是你推它,它就会动;希望你也喜欢。”

梅子这时也进来了,而且提着鸟笼说:“莲子姐姐,给你小鸟,这笼子是我叫张大爷跟我做的,昨天我就订好了,挺好看的,一起送给你。”莲子高兴极了。

妈叫开饭了,于是两家六口人围着八仙桌吃饭了。席间大叔大婶不停地教导莲子:要多回来看看,好好学习。关心她的生活,关心她的学习,关心她父母对她的态度,以后还要常来信。总之,该说的都说了,没有想到的也都想到了,听得莲子只点头。

今晚吃得特别慢,但是时间却过得很快!就连梅子也吃一口停一下,听几句再吃一口。还是妈说:“算了!时候也不早了,莲子这么大了挺懂事的,她自己应该知道怎么做!让她早点休息,明天还要赶路呢。”于是大叔一家和莲子过去了,妈收拾碗筷,我独自一人走进房间,看着伞,看着表,不知怎么地眼泪快要掉出来了,努力地控制,控制,最终还是掉下地了。妈叫我洗脸,我才擦干泪出门。洗完脸,我又关好门准备睡觉了。看着两件东西,想起我送的小木车,就感到挺拐扭,人家送两样,你才送一样;人家的都是好东西,你送的却是木头,不行,还得送一样。我心里想着就开始满屋子找。我找遍了整个房间,连书包也找了好几遍,都找不到一件像样的。送什么呢?我抬头看见毛主席的画像,灵机一动,送画。于是我拿起纸笔,画起了我曾在学校拿过一等奖的画。画完之后,我觉得这张画应该得特等奖,因为我画得特别仔细,每个轮廓都很圆润,就像一笔呵成一样,很流畅。左下角我没忘写上年月日,右上角也不忘写上“赠”,都是很工整,很整齐的。

夜过得很漫长,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发觉这些人都比平时早了许多。当我打开房门里,妈已经弄好猪潲了。妈见了我说:“洗脸漱口后,到大叔家把他们都叫过来吃早饭。”当我走过去时,他们四人都忙着装包:一个大包,两个小包;还有一口袋和一个鸟笼。莲子说:“别装了,姨爹,我提不动!”梅子也比平时早了许多,说:“没事,我帮你提!”

我叫了他们,他们都答应了。我回到家帮妈弄好饭菜,妈一边做一边说:“等一下咱们也去送送,我给莲子装了一点特产,也给她爹妈抄了一点回去,你帮忙提一下。”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吃过早饭就上路了。一路挺热闹,我心里也复杂:这幅画要不要送?怎么样送?我见着她们手里的包,又看看我手里的包,心里想,只要放进包就可以了。可是我拎的却是装吃的,放进去万一被她爹妈先发现,那就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了!怎么办呢?我看见莲子背着包显得很吃力,就灵机一动说:“来莲子妹妹,我帮你背书包。”我接过书包兴奋极了,悄悄地拉开包把画放了进去。

到了车站帮莲子放好包车就要开了。我们只有在站上努力地挥手,挥手。莲子好像要哭了,拼命地挥手。车开走了,她整个人好像要钻出车厢还在向我们挥手。“姐姐什么时候还来?”梅子问。没有人回答,也许也没有人知道,就连莲子也许也不知道。远远的一只手仿佛还在挥呀挥,毕竟那是回到了那遥远的家。

回家的路上妈和大婶有说有笑,梅子与大叔也玩得起劲。唯有我闷闷地,感到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打开房门,更感到里面空荡荡的。这些天除了很少部分与梅子在一起,大多时间都关在屋里,看看手表,看看伞,想想小木车,想想画,又想想我们一起玩过的地方。突然,“你可要努力呀”,“你与我不同,你只有这一条出路”,“说不定我们还能分在同一个班里”,莲子的话语跳进了我脑海里。于是我怀着奋进憧憬的心,渡过了暑假最后几天。

开学不久,就收到莲子的来信,是专门给我的,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热情地读着:“军哥哥,分别也有十多天了,回到家我才发现你送给我的画。我惊呆了,简直太好看了,我还根据自己的理解为你着上了色,贴在我的房间里。它好像一直鼓励我努力学习,使我感到学习非常轻松;你的小木车我也放在箱子里。明年就要升学了,你可一定要努力哟,不要忘了,我要这里等你。”犹如一针兴奋剂,使我快马加鞭,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名。可我感觉还不够,因为莲子说像我这样的成绩在她们班上要排上好几名呢!有一次,我忍不住把成绩报了过去,问问在她们班上能排几名。不过几天就收到了她的回信说:“你的成绩不错,可在我们班上只能排上第六名,在全校只能排上二十几名,还要努力哟!”哇噻!才能排上二十几名,天啦!要是在全省,那不是--。我不敢想像,努力,努力,再努力,这是我的信念。

就这样她一直鼓历我,激进我,使我轻松地争取了全县第一名,进入中学时代。当时我在全村人的护送下登上了县城的车。我期待着,盼望着见到莲子,并祈求着能与她同在一个班里,因为她是这么说的,我是这么想的。开学那天,在众多陌生面孔之中,我一直寻找着她,等待的是失望。怀着忐忑的心上了几天课就收到一封家信,里面还有一封没有拆封的信,是莲子给我的。她说”得知我考了全县第一,她非常高兴,不辜负她的一片苦心。(后来才知道我的成绩自始直终都能在她们学校排第一名)。她的成绩差,她爸跟她办了转学,希望她到了另外一个城市能安心学习。她也期望有一个好的环境。因为她很想同我一起考上大学。我失落的心停顿了,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我也开始高兴了,因为我以前也有让她转学的念头,她说过在这里她会有许多应酬。我开始为她庆幸,热情地回了信,让她一起跟我努力。

几年的中学在期待中在匆忙中就过去了。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大学。可就在这个时候失去了她的联系。

莲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让我的心一直奔腾,一直澎湃?为什么我的心为你而永不停息?为什么你总是给我希望却又给我失望?难道我的心就这样一直为你奔腾不息,永远不停!莲子!让我的心有一个停泊的港湾吧!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pykqb.com  六月飞霜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