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霜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同床异梦 > 正文内容

【邓颖超对刘少奇的评价】邓颖超家乡的一个案件

来源:六月飞霜网   时间: 2019-03-16

作文「邓颖超家乡的一个案件」共有 4839 个字,其中有 4175 个汉字,0 个英文,173 个数字,491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1964年秋,河南省信阳地区(今信阳市)光山县,发生了一起所谓“冒认官亲”案,一时不仅光山全境闹得沸沸扬扬,而且还波及其邻近几个县和信阳地直机关。这是因为这一案件不仅牵涉的人多,有的被逮捕判刑,有的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有的挨批斗,有的被公安人员传讯调查,弄得人心惶惶,坐卧不安;同时还因为此案涉及邓颖超同志的籍贯问题:办案人员曾声称:邓颖超同志的家乡不是光山,也不是信阳,光山没有她的任何亲戚本家,有人给她写信攀亲戚,这是“冒认官亲”,在封建时代是要杀头的,在现在也是犯法的……
自此以后,光山人再也不敢津津乐道地谈论邓颖超的家史其及父亲邓廷忠与母亲杨振德的忠贞爱情和苦难历程;而光山的邓姓族人和姻亲更是三缄其口,生怕引火烧身,祸从口出,与“冒认官亲”案挂上钩而遭打击迫害。这种噤若寒蝉的不正常局面,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邓颖超同志先后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及全国政协主席等党政要职,在报刊上公布她的个人简历中,明确其籍贯为“河南省光山县”。至此,“邓颖超的家乡不是光山”便不攻自破,而“冒认官亲”说也自不能成立,十多年前因“冒认官亲”而获罪判刑及受牵连的一些人开始上诉,认为这是一起冤案错案,要求平反,恢复名誉。信阳地区及光山县法院经查阅卷宗重审,认为原判决有的偏重,故进行了改判。但这些均未向社会公开,了解内情的人不多,故并未消除“冒认官亲”一案的社会影响,许多人仍心存余悸。
1992年7月11日,邓颖超同志在北京与世长辞,她的故里光山县父老乡亲顿感万分悲恸,纷纷举行各种悼念活动。为此,笔者在撰写《心系桑梓未了情——邓颖超大姐与光山》一文(此文后发表在《党史博览》杂志上)时,其中“冒认官亲”一案成了绕不开的话题。但遗憾的是这时此案的几位关键人物已先后辞世,其他健在的人对案情又知之甚少,一时难于下笔。后经过努力,笔者获准可以到人民法院查阅此案的原始档案治疗儿童癫痫最新的方法是什么,终于将这一长期为世人关注的案件的来龙去脉基本上弄清楚了——
此案的始作俑者是一个名叫邹少文的人,他1926年生于河南省光山县城关,高中文化,土改时家庭划为地主成分。本人解放前曾任光山田赋管理区科长,解放后留任,任汉口海员工会统计员。其父为劣绅,镇反时被镇压。1951年邹少文因隐瞒个人历史及包庇反革命父亲罪行,被判刑4年,送信阳五一农场劳动改造,后与发妻离婚。1955年劳改刑满留农场就业,这期间他与别人交谈时,多次吹嘘自己母亲姓邓,与邓颖超是亲戚,妄图高攀。1962年8月,邹少文被清理出劳改农场,随后他与信阳县五里店公社街上一做小生意的金姓女子结婚,为了能在此地安上户口,曾多次向五里店公安派出所提出申请,但因邹原籍为光山县,又是劳改释放人员(在当时很明显要低人一等),五里店派出所没有批准他的这一申请,于是他便想出孬点子,找到信阳县公安局,谎称自己是邓颖超的亲戚,曾去北京看望过邓颖超,并受到热情接待云云。该局少数人偏听偏信,竟批准他在五里镇上落户,并解决了粮油供应关系。可是好景不长,1963年3月,信阳县五里镇要下放闲散人员,因当时邹少文没有正当职业,被列为首批下放对象。邹为了不被下放,竟又故伎重演,于同年5月中旬乘火车到达北京,找到全国妇联机关,自我介绍自己是邓颖超副主席的亲戚,有要事向她汇报云云。因他没有携带任何介绍材料,自然被拒之门外,但他并不善罢甘休,而是在北京前门邮政局假借邓颖超副主席之名,给信阳县五里店公社党委拍发电报,邮寄信件,主要内容是要求该公社党委对邹少文给予照顾,不要让其下放……五里店公社党委收到电报及信件后,很快看出了破绽(如信件未使用全国妇联的公文纸和信封,且字迹潦草等),于是向公安部门报了案。
再说邹少文从北京回到五里镇家中呆了两天,又到其出生地光山县城关镇,找到县供销社职工李唐初(其妻子姓邓),胡吹自己去北京受到邓颖超的热情接待,她委托我这次回光山后,要抓紧寻找其父亲邓廷忠的坟墓,要好好保护,还要求我代她看望邓姓族人及亲戚等。缺少见识的李唐初竟完全相信邹少文上述谎言,立即找到在光山城关居住的一些邓姓宗亲和姻亲共十多人来到县城关南望水楼子(地名)邓家祖坟地,察看邓廷忠坟墓的朝向,并按光山习俗扫墓祭拜(焚香、烧纸钱、放鞭炮、磕头等)。随后李唐初给邓颖超同志寄去了两封信,第一封信的内容一是介绍她父亲坟墓的朝向及这次族人亲戚祭拜情况,二是介绍现居住在光山的邓氏宗亲及姻亲成员情况,三是请求她帮忙,力争将现在黑龙江服刑劳改的癫痫病药物治疗方法有哪些大儿子李明禄早日释放回家。因李唐初文化水平不高,这封信写好之后,他又找到同在县供销社工作的表弟吕荣光(其母姓邓),请他帮忙对信上内容加工润色。吕荣光看完信后,除在文字上作了某些加工润色之外,还认为第三条内容不妥,所提要求太露骨,建议删掉,以后有机会再提出。李唐初接受了这个意见,又将信重抄了一遍,由光山寄往北京全国妇联邓颖超副主席亲收。时隔不久,李唐初又寄出了第二封信,除了重复第一封信的内容之外,还把第一封信上原有的第三条内容也加上了。这两封信先后送到了国务院信访局,信访局同志曾向邓颖超同志汇报了信上的内容,邓听后如坠五里云烟,说自己近期从未见到从光山来的人,也没安排任何人到光山协办信上说的那些事。自此以后,因这两封信等所引发的“冒认官亲”一案的查处情况,后据邓颖超生前秘书赵炜同志回忆,当时邓颖超同志是全然不知道的。
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啥事都要以阶级斗争观点看人论事的年代,出生于地主阶级家庭的邹少文、李唐初等人,竟敢“冒认官亲”,那可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于是公安部门立即立案侦查,邹少文、李唐初二人很快以现行反革命罪被逮捕。1964年12月29日,信阳地区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审理,二人改为犯“政治撞骗罪”,判处邹少文无期徒刑,判处李唐初有期徒刑10年,吕荣光因参与李唐初给邓颖超书写信件,出谋划策,知情不报,亦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之处分,其他参与为邓廷忠扫墓、祭拜和知道给邓颖超写信的人员,都先后被公安机关传讯、调查,责令写出深刻检查,听后处理。于是弄得这些人诚惶诚恐,精神异常紧张,似有大祸临头之感。
随后信阳地区中院将邹少文、李唐初二人的判决书上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复审,省高院根据二人的犯罪情节,认为原判决偏重,于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第十二条二款之规定,于1965年4月1日下发(65)豫法刑二字第62号刑事判决书,决定撤销信阳中院对二犯的判决,改判邹少文有期徒刑7年,李唐初有期徒刑3年。而吕荣光对自己被双开除的处分一直不服,多次写信向上级反映情况,要求甄别平反,但其结果却适得其反,对他新账老账一起算,历数他长期隐瞒家庭出身和个人历史;反攻倒算,大肆诬蔑、攻击我党和政府的方针政策;给现行反革命分子李唐初出谋划策,对其反革命活动(扫墓、写信)知情不报;消极怠工,经常不干工作等严重罪行,光山县法院于1974年判处吕荣光有期徒刑15年,成为“文革”中抓阶级斗争的一个典型案例。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之后,逐步南京癫痫病到哪里治好恢复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在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中,吕荣光一案首先得到平反:1980年光山县法院下发“(80)光法刑再字第17号”裁定书,其内容如下:一、撤销本院1974年9月25日以书写反动信件罪判处吕荣光有期徒刑15年之刑事判决书;二、对吕荣光无罪释放。随后,光山县委组织部发文决定恢复吕荣光党籍、工作,仍回原单位光山县供销社工作。1988年4月,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邹少文、李唐初1965年4月犯“政治撞骗罪”一案又进行了重审,认为邹少文以邓颖超的名义拍发电报,书写信件,进行招摇撞骗,情节严重,已构成犯罪,仍维持原判(7年有期徒刑);认为李唐初系在邹少文的欺骗下给邓颖超写信,且信上内容只是反映邓家祖坟的朝向、亲戚关系和要求释放其在劳改中的儿子,并未以邓颖超的名义招摇撞骗,不构成犯罪,决定撤销原判(3年徒刑),宣布李唐初无罪。至此光山县这一长达近四分之一世纪(1964年~1988年)的所谓“冒认官亲”案终于尘埃落定。现在回顾起来,其实这个案件情节并不复杂。除邹少文为谋求个人私利(不被下放农村),在北京以邓颖超名义拍发电报、书写信件,属于违法行为,理应受到查处之外,其他人如李唐初、吕荣光等声称自己与邓颖超是亲戚并为邓氏祖坟扫墓,以及给邓颖超写信等,均为公民的基本权利,根本不属违法犯罪行为,当年对他们进行传讯批斗、双开除,直到逮捕判刑劳改,完全是那个时代“以阶级斗争为纲”极“左”思潮造成的恶果。
行文至此,笔者还想对邓颖超的籍贯为何是河南光山县及宗亲、姻亲情况作一简介:邓颖超的祖父邓功显、父亲邓廷忠,均系河南省光山县人。邓功显膝下有四子:长子邓良臣、次子邓慈(亦作“次”)臣,三子邓俊臣,四子邓靖臣,即邓颖超之父邓廷忠,他生于清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自动跟随父亲习武,23岁中武举,后又考中武进士,并点武翰林,进入清朝皇宫护卫皇帝。因受到皇帝赏识,被钦定为广西左江南宁游击(武官,分管营兵)。1897年初,邓廷忠与爱国将领、广西提督冯子材等英勇抗击入侵我国边境的法国侵略军时,不幸身负重伤,仍以铁旗杆捣杀法军少校。因战功卓著,后又晋升为副将,1901年又擢升为广西南宁镇台(相当于今军分区司令员)。1897至1899年,邓廷忠在南宁治伤疗养时,结识了为他疗伤的女医师杨振德,伤痊愈之后,两人结为伉俪。1904年2月4日,杨振德生下一女婴,取名玉爱,学名文淑,“五四”运动后改名为邓颖超。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子女的籍贯当随父亲的祖居地而定,故邓颖超虽出生广西南大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宁,但一直认定自己的籍贯为河南省光山县。
1908年,邓廷忠在广西南宁镇台任上,因与新任广西提督在如何抗击外国侵略军多有意见不合,遂借故请假回光山原籍探亲访友,这期间竟遭人诬陷,以“欺君”之罪被判流放新疆充军3年,1911年流放期满,邓廷忠在返回内地时,于1912年初春,在归途中不幸暴病身亡,他在光山的胞兄及侄子得知这一噩耗后,经过多方努力,将其遗体运回光山,安葬于县城南3华里处的望水楼子。
邓廷忠病故后,他的胞兄十分牵挂远在广西南宁的杨振德母女俩,特请在当地的友人前去慰问,并协助母女俩离开南宁,经广州、上海到达天津,与小玉爱的同父异母长兄(邓廷忠与前妻申氏之子,此时申氏已病故)会合,共谋生计。这以后,光山邓家与杨振德母女俩一直保持联系,多有书信往来,直到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后,为确保双方的安全,书信联系才暂告中断。新中国成立后,邓颖超的堂兄、二伯父邓慈臣之子邓幼丹,于1951年5月由光山经信阳乘火车来到北京,住在天坛胡同5号其妻妹刘宅家中,托人与时任全国妇联副主席的堂妹邓颖超取得联系。邓颖超得知老家来了亲人,十分高兴,便在百忙中挤出时间亲临刘宅看望堂兄,并询问家乡的情况。邓幼丹一五一十介绍了家乡的有关情况及解放后发生的变化,兄妹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似仍有谈不完的话语,诉不尽的亲情。也就在这次交谈中,邓颖超得知堂兄有个儿子叫邓光弼,现在东北长春金融部门工作,并已成家生子,他这次也要去长春与儿孙团聚。
邓幼丹离开北京前往长春前,邓颖超再次来到刘宅,给他送来了赴长春的火车票及零花钱,还送给他两只名贵的金华火腿。邓幼丹于1955年辞世后,邓光弼每次出差到北京,总要去看望自己的姑母邓颖超,但他从不在他人面前炫耀自己有这门亲戚。邓颖超逝世后,《人民日报》于1992年7月16日刊发通讯《家规——访邓颖超同志唯一的侄子邓光弼一家》,才将这一秘密公之于众。其实,邓颖超远不止邓光弼这个侄子,他父亲的三个胞兄在光山都有后人,因而她在光山的宗亲、姻亲还有不少,如涉及本案的李唐初,系邓幼丹的女婿,依其妻当叫邓颖超为姑妈;吕荣光的母亲系邓幼丹的妹妹,当叫邓颖超为姨妈。邹少文的母亲也姓邓,只是同姓不同宗。
(作者为光山县文联原主席)
(责任编辑杨继绳)

邓颖超家乡的一个案件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pykqb.com  六月飞霜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